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正文卷 第1618章 创意!
    约翰牛,这可不是外国人给英国佬戴的帽子,是英国人自己取的,源于1727年苏格兰作家约翰-阿布斯诺特出版的讽刺小说《约翰牛的生平》。

    那本书里的主人公约翰牛是个头戴高帽、足蹬长靴、手持雨伞的矮胖英国绅士,为人愚笨而且粗暴冷酷、桀骜不逊、欺凌弱小。

    就这么个令人厌恶的家伙,很适合英国人的本质:那年月英国的资产阶级政权对内实行圈地运动,对外实行殖民地的掠夺政策,约翰牛的形象正是那个时期英国的全面体现。

    之后自大的英国人居然把“约翰牛”这个贬义词自己理解成了褒义,转变成了个饱经事故的实干家形象,约翰牛的行为到如今就成了英国人的标准行为。

    很无耻是吧,帝国主义殖民者就这副嘴脸。

    英国不单是欧洲的搅屎棍,对全世界都充满恶意!

    像前年爆发的海湾战争,其源头说白了还是出于英国殖民势力离开中东前的阴毒后手,还有像没完没了的印巴冲突,那也是英国殖民者留给南亚次大陆的一份永久大礼。

    就算被赶走了,那也要给你留下永久的后患!

    英国不仅仅阴毒,英国人的狂妄自大、始终沉迷于历史之中的傲慢更是世人皆知。

    内向、排外的岛国情结,加上其曾以较小的体量创造出控制世界四分之一领土的辉煌历史,英国人的性格中彻彻底底充满了傲慢自大的情节!

    英国人的自大心理和蔑视他国的态度不是内敛的,还表现在日常用语中,比如他们将煮得既不好看也不好吃的牛排形容为“像法国人煮的”;

    当英国人说了粗话请求原谅时,会说:“请原谅我用了法语。”——这会的英国首相约翰-梅杰就经常用这个口头禅,就不知道海峡对岸的密特朗总统会不会想着让人把唐宁街里的这个约翰打成猪头。

    当然,那个密特朗也不是什么好种,去年底卖了不该卖的东西给弯弯,把华夏给惹毛了,这会两国关系正处于冰点。

    英国人还把不告而别称为“请法国假”;说腐败是“西班牙习俗”等等...

    自大深入英国的方方面面,甚至国际球员去英国的职业联赛里踢球,都还有个叫“劳工证”的奇葩玩意,以显示大英帝国的与众不同。

    再加上普遍存在的贵族情结影响,这约翰牛总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故意忽略这会自己早已沦落为美国小弟的事实。

    对于欧洲大陆的人瞧不起,英国佬对世界其它大洲同样如此。

    约翰牛的自我感觉好的不得了,骨子里就瞧不起别人,包括鄙视美国这个没文化的暴发户。

    那件虎蓥之前被马老板航空邮寄回了英国,同时通过朋友,在电话里转告了张楠给出的警告,但对方显然不以为意,还故意对着干!

    这时同在一侧的关兴权问道:“那家拍卖行知不知道前因后果?”

    张楠笑笑,“知道,英国肯特郡的坎特伯雷拍卖行,有点小名气,特别喜欢拍卖华夏文物。只管卖出,不问来路。

    呵呵...”

    笑得有点阴沉,示意了一下,让保镖带着泽口靖子去一边打靶去了,之后又道:“安德烈前几天就和家人去了加勒比海度假,通知一下帕维尔和约瑟夫,晚上到庄园来,有活让他们过几天去干。”

    “怎么,你想炸了拍卖行?”

    项伟荣说了句。

    张楠给自己点了根烟,吸了口之后才道:“不,上次和英美资源集团开战就搞得同唐宁街关系有些紧张,他们不是傻子。

    还有土耳其的事情是和我们撇开了,但怀疑一定还有,最近就再去英国放爆竹目标太大。

    我这想着100多年前约翰牛烧咱们圆明园的时候没客气,这趟我想换个花样。”

    怎么换?

    “那天说了要让那个哈利-埃文斯上校绝后,说了就要要办到。

    不过咱不急,慢慢来,还没拍呢就全家死绝,舆论不好。

    我想先派人去英国搞点破坏,让萨大叔或者爱尔兰共和军背黑锅。”

    项伟荣摇摇头,“还不是爆炸。”

    “不,咱不玩炸弹,我打算放火。姐夫,我要是一把火烧了大英博物馆,你说这创意怎么样?”

    “不怎么样!

    里头咱们华夏文物就不少,一把火烧了可就没地方去看了。”

    张楠耸耸肩膀,“姐夫,就算全世界都知道那些是被英国佬抢走的,你说在我们有生之年,他们会把东西还给我们吗?

    不可能的,那是他们的光辉史,还是摆给我们看的耻辱柱!

    可惜,当初小胡子没能渡过英吉利海峡,不然被红军横扫之后,这些东西倒是有可能在我们手里。

    将来能横扫英伦三岛的机会我看几百年内是不再会有了,这想着那些东西在那边放着就恼火。”

    项伟荣盯着自家小舅子,比较严肃的道:“你这思想有些极端了,损人不利己,犯得着吗?

    晚上我问问帕维尔他们的意见,英国的事情我给你管了,那家拍卖行和那个狗-日的埃文斯后人要受到惩罚,但别节外生枝。

    就这样,你就是有时候想得太多!”

    项伟荣极少干预小舅子的那些个决定,但刚才张楠说的显然犯不着,有些被火气整得脑子发热,毫不犹豫就给他刹刹车!

    摸了摸今早忘刮胡子的下巴,张楠道:“不烧就不烧呗,嗯,好像是有点自我膨胀,那这事就归姐夫你了。”

    “你说不急,咱就不急。

    先让红魔鬼派几个人去准备,拍卖不是还有三个月嘛。对了,那件什么虎蓥你还要不要?”

    “不是我要,我这是多一个不多,就是个面子。”

    “那这事明面上就别弄得死要面子,到时候让你暗地里的代理人去把东西买回来,然后匿名捐给华夏国家博物馆。

    你的钱也能回来,那个埃文斯家卖了东西有钱了,遭个贼就挺正常。

    至于拍卖行,卖东西一般都是在酒店会议室,但总有自己的办公室,这老板、股东也不可能是穷光蛋。

    不急于一时,慢慢来,交通事故、燃气爆炸、街头抢劫、意外火灾,样样都能要了人家的命。

    要是都不成,天上掉个花盆都能砸死人。

    你就别老想着灭人家满门,不用一次性搞定,钝刀子割肉才有意思。

    最好那些家伙能离开英国度个假,那就简单的多。”

    听项伟荣说完,张楠是真随意了:还没闹到媒体上,对付几个不知死活的蚂蚁,问题不过是如何花式碾死的问题。

    如果对方敢于公开,那就不一样了,立刻派人暗地里绑了对方,唐宁街都没辙!

    难道说叫自己放人?

    有毛病呢,你的人失踪了关我毛事,你以为你是世界警察?

    老子不鸟你!

    你来咬我呀!

    当心炸了你的唐宁街和白金汉宫!

    民间层次的矛盾,国家就最好别参合,至少张楠有实力让华府不拉偏架,那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

    至于英国人自己,自大也就是喊喊,根本承受不了一个有点癫、有力量的超级富豪的报复。

    灭了英国绝无可能,但搞得你英国本土鸡飞狗跳是小意思——最简单的,都不用自己出手,让俄国那边的军火贩子给还没妥协的爱尔兰共和军提供些先进的俄式装备,这英伦三岛就会鸡犬不宁!

    刚才跑去买半自动AK的一帮子外围保镖回来了,项伟荣走过去去指导他们练习新招数,张楠也打算再练练、好玩。

    没想关兴权在一边小声对他道:“我说,你那个烧了不列颠博物馆绝对是个馊主意。

    不过...放火的创意我觉得不错,前头我们老搞爆炸,目标太大,都快定型了。

    一有大炸弹,全世界都会第一个想到会不会是我们干的,这个不好。

    博物馆烧了全世界都会跳出来叽叽歪歪,我看,机会合适的时候去点了白金汉宫倒是可以。

    一报还一报,合适!

    而且那里算是全世界关门后最容易进去的宫殿,比咱们都没什么人住的故宫都容易。”

    张楠一愣,道:“关哥,你今天火气这么这么大?”

    关兴权冷冰冰的笑了笑,道“小丽她们不会和你说她们在英国遭到的白眼,乐蕴和我说过,我和她两个人逛街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那些英国佬的有色眼镜。”

    那个白金汉宫我去参观过,顺道研究了一下,可以说几乎不设防。

    对了,安德烈他们和我闲聊的时候也说过这个,想进白金汉宫,那就和自家后院一样安全,谁都能进去,稍微悠着点别给发现了就行。”

    “有点意思!

    不过关哥,英法联军也没烧死慈禧,要是万一一把火把英女王变成了烤鸡,这好像玩得有点大了。”

    “不会,那里看旗就知道那个女王在不在家。

    要不是王室就是个个摆设,她早死八百回了...”

    好!

    白金汉宫是比不上圆明园的一个零头,但也算座艺术宝库,英国佬王室在里头的藏品数量和价值就难以估值。

    关兴权特意去参观过,加上他有个计算机一般的大脑,说出来的白金汉宫名画收藏数量就让张楠有立刻就去放把火的冲动。

    14000多幅油画、5000多张画布,都是大师的作品:鲁本斯、伦勃朗、维米尔、霍尔拜因、丁多雷、梵地更、米开朗基罗...

    据说达芬奇的画就有900多幅画,不知道是真是假,其它雕刻艺术品、陶器、瓷器、家具和杂项古董更是数量难以估计!

    张楠听完,道:“那个旗的事是有点印象,皇宫正上方挂着的是英王旗就表示女王在家,如果是米字旗,就是表示女王外出。

    我说,真能进去?”

    关兴权眼睛一撇,“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别说我们,82年有个家伙都在一个月里两次进了白金汉宫,其中第二次还到了女王的卧室,坐在床上和醒过来的女王聊了十多分钟后。

    我们又不找她聊天,就是去放把火的事,难度小,绝对比晚上不买门票进故宫容易。”

    这下轮到张楠鄙视关老大了,“你以为晚上进故宫容易?

    我们的老祖宗在防盗水平上不知道要比英国佬高明多少,那道宫墙就够你爬的!”

    附近“噼里啪啦”放枪,说话累。

    走到拐角,张楠再道:“你猜猜,现在全世界还住着王室的宫殿里,哪个最难闯进去?

    我说的是几个人,不是大部队开着坦克往里冲那种,还要排除造在山巅上的度假城堡一类的住所,就单论主宫殿。”

    “不知道。”

    关兴权够干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谁没事会去研究那个。

    “小鬼子的皇居,我们研究过的那个,找个地方用上巴雷特就能点名。

    不过那地方是子弹、炮弹进去容易,人想要进去超级难,除非全靠蛮力冲进去。”

    “原因。”

    “人员次要,关键是建筑本身,传统的日式城堡设计,算是吸取了咱们华夏古代城防经验的小鬼子因地制宜缩编版。

    以护城河作为第一道防线,河宽过20米,深度过3米,除了大门位置,想进去就得先游过河。

    听说以前就有过几次有人想游过护城河进入鬼子皇宫的事,结果闯入者刚靠岸,就被等着的警卫给拿下。

    除了河,这鬼子的皇宫还用大石头把城堡底座加高,就算游过了护城河,还要爬座小山一样的城堡底座,之后再翻过5米高的围墙才能进入皇宫。

    这还没完,里头庭院的地面是用细砂石铺的,雨天方便渗水防涝,人走在上面还会沙沙作响,还不好快跑,里头的警卫听脚步声就知道有没有人进来。

    都是从我们华夏老祖宗那学过去的,巨石造基座、细砂石铺地面,都还有防御挖地道进去的功能。

    古城防的防御很强,白金汉宫怎么样我不清楚,小鬼子皇宫的防御至少比白宫的现代化防御系统都管用一大截。

    我这边的庄园主要还是靠人和技术,倒是和白宫类似,倒是奥地利那的城堡,那里的防御功能才算最完善。

    山下一道栅栏是第一道防御,进入后的空间是第二道,上山第三道,悬崖加堡墙第四道,内里的安保第五道。

    除非飞机轰炸,不然连鬼都进不去。”

    这头关兴权听他说完,道:“你那个城堡的防盗防爆设计,难听的就叫丧心病狂,真不知道你有多怕死!

    王德彪都和我说了,城堡庄园最外围一圈全部用双层交叉五米高,比胳膊还粗的合金钢柱圈起来,最大也就咱们老家的土狗能钻过去,人是想都别想,除非燕子李三去。

    还是防坦克设置,外边加反坦克柱,底座的钢筋混凝土基座挖了几米深,比造大坝还结实。

    坦克冲不进去,想切割,给你老房子修安全屋的老王来了估计都得花半天功夫。

    除非给你看房子的是瞎子,不然根本进不去。

    还有两个入口那,俄国定做的防撞大门不算,通道上电动、液压、人力三用双道防坦克冲击柱阵,谁冲得进去?

    朝东南的山坡上还有两道人根本上不去的防切割栅栏,城堡悬崖底座上还加了反向防攀爬沿,攀岩世界冠军来了都抓瞎。

    盘山公路底座有两段故意加高,都能算两道城墙,对面还要加监控,转弯的地方还有第三道防冲击柱阵。

    上头就不说了,帕维尔去看过,说除非用重武器,不然他们也没辙。”

    张楠撇撇嘴,道:“创意,关哥,这就叫创意。

    英国佬不知道什么是创意,不然你还能想到去烧了他们的白金汉宫?

    不过现在你这创意咱也得缓一缓,轮到我劝劝你,这会咱和他们的矛盾还没这么大,等等,哪天真火大了再说。”

    “随你,就算真要去放火,那也得班长同意不是。

    损人不利己的事,咱们不到万不得已就还是少干。”

    “切!我还以为你胆子大了,一言不合就开干。”

    “什么?”关兴权不解。

    “你不是在英国遭人白眼了嘛。”

    “就个咖啡室,我耳朵灵,那老板背后说了句带歧视的。”

    “然后呢?”

    “还能怎样,喝完咖啡我们就走了。”

    “这就没了?”

    “难道把人揍一顿?警察局就在隔壁。

    不过,我回来前那家咖啡室已经没了,燃气意外爆炸起火。”

    “我擦!”

    差点忘了关兴权是谁,这可是当年为了给自己拿回扣消除隐患,就要赶去晋省杀了煤矿一帮领导,眼里对外人就没什么对错道德的超级狠人!

    这时项伟荣走了过来,“你们两个神神秘秘的,说什么呢?”

    张楠嘴一咧,道:“没什么,就过两天去印度的事情。

    瓦玛尔那边说他们还有个土王后人聚会,问我们有没有兴趣一道参加。”

    张嘴就是瞎话,蒙人不带思考的。

    “他们土王聚会,关我们什么事,再说也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咱这也是个土王大酋长,就算是非洲的人家也欢迎。

    到时候再说吧,聚会在印度北方,有时间就去看看。”

    12月1日,在家安稳了些天的张楠出发前往南印度:庞大的波音747没走大西洋、欧洲航线,而是先飞夏威夷,加油之后再直飞特里凡得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