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来第一仙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一剑
    王显转身上了马路,那个胖乎乎的男子却还站在西河边上望着静静流淌的河水。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那股与众不同的气息。那细长的布袋之中藏的应该是兵器,是棍或者长枪之类的长兵器。

    特别行动队!

    这个人应该是其中的一员。

    离开了河边,在外面转了一圈之后,王显就回到了家里,在自己的放家里,打开电脑,搜索网络上的相关信息。不得不说,相关层面上的动作相当的迅速,相关的网络消息被删除的非常的快。但是终究是包不住的,留下了一些评论。

    第二天清晨,王显照例早起出门锻炼,他母亲还特意的叮嘱了一番,让他不要跑远了。

    牧乘舟在西河边上等他,但是这次他不是一个人出来,而是带着两辆车,车里是保镖。

    “昨天在河西养殖场发生的事情太可怕了,人在那个怪物面前脆弱的如同一只蚂蚁,很轻易的就碾死了。”牧乘舟感慨道,同时也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感。

    所以说,有些时候知道的太多了未必是一件好事,你看看,现在西来绝大部分市民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该怎么生活还怎么生活,就不会像他这么提心吊胆,生怕那天自己也遇到这样的怪物。

    “牧大哥,有件事情需要麻烦你。”

    “说,什么事?”

    “派两个人暗地里照顾一下我爸妈,不要让他们知道。”

    “行,这个没问题,这样,我看你们茶店隔壁的门头不是还空着吗,我就安排人在那里开个店,也算是有个照应,你看怎么样?”

    “好,谢谢了。”

    “客气了。”

    “对了,你的那位亲戚恢复的怎么样了?”

    “长青啊,他恢复的挺好的,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还跟我说抽空过来感谢你呢。”

    “那到不必了。”

    这两个人这边正说这话,呜呜两辆警车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十字路口的红灯停都没停,一路拉着警报跑远了。

    “又出事了!”

    “牧大哥让人打听一下吧,有消息了记得及时的给我一份。”王显见状道。

    “嗯,知道。”牧乘舟没有拖延,当着他的面一个电话就安排好了。

    西来有些乱,王显知道,但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生活照旧。

    清晨,他步行着来到了学校。

    “现在西来是风声鹤唳啊!”何茂盛道,“按照上面的安排,市里成立了一个特别的部门,我小舅被抽调进去了。”

    王显听后就知道这个部门应该是为了配合特别行动队,专门处理特殊事件的。

    “河西养殖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倒是想知道,刚一提就被我小舅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我发现他最近的脾气越来越大,肯定是又和我小舅妈的夫妻生活不协调。”

    “你抽空给他买瓶印度神油送过去。”

    “嗯,这个可以。”

    嗡,上着课,王显的手机接到一条信息。

    “怪物被围堵在河西中屯村。”

    “还在河西?”王显看了看时间。

    算了,没时间,不过去了。

    他想去看看是个什么怪物,日后遇见了该如何应对,是不是像后世那种难缠的很,普通的子弹根本打不死它们,得用特殊的合金子弹,但是看看现在这个情况,这个时间点,自己就算赶过去,估计那个怪物也已经被杀死了。

    后世的他远没有现在的这番修为,后世的怪物却比现在刚刚出现的时候更加的可怕,一般人碰到了就是死,他只曾远远的看到过,杀人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轻松,所过之处,鲜血满地。

    河西,一个村庄之中。

    “握草,这次动静有些大了!”

    “谁知道这么难缠呢!”

    怪物抓捕失败,因为它跳进了西河,这个小小的山村可是炸了锅了,因为死了好几个人。

    “真是特么的,不过也跑不远了,被老郑砍了一刀,老刘捅了一枪,还能跑多远啊?”

    “失策了,没想到还会游泳!”

    “找狗,追!”

    下午放了学,一男一女走在河边的路上。

    “也不知道最近西来这是怎么了?”许心如道,昨天到了深夜,她还听到有警报声。

    “治安不太好吧?”王显道。

    两个人走的很慢,路上慢慢的没了多少行人。

    哗啦,西河里传来了水声。

    嗯,王显停住了脚步,扭头朝路旁望去。

    “怎么了?”

    “你稍等,我下去解个手。”王显道。

    “噢。”许心如听后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王显从路上下了河道。

    哗啦一下子,突然从下面冲出来一道身影,速度极快,隐约可见是好像一个人,身上还穿着衣服,但是已经破烂不堪,长着四只手臂,两只在肩上,另外两只却在后背,超乎寻常的细长,双腿同样细长,前进的姿势如同一只蜘蛛,面目狰狞,却无人的模样。

    王显一步跨出,来到那个怪物的身前,同时袖中青铜剑落入掌中,一道剑芒,锐利无匹,那个怪物自头颅开始,被一分为二,脏腑血肉落了一地,复又落入了水中,噗通一声,溅起了水花。

    随手一收,青铜短剑没入了袖中,转身上了路上。

    轻松如切菜,云淡风轻。

    “抱歉,咱们走吧?”微微一笑。

    “嗯,好。”

    春风起,俏脸飘红。

    两个小时之后,西河边上。

    数辆警车,武警持枪境界,拉着封锁线。

    几个人看着被打捞上来的尸体,一分为二,切口平整的很。

    几个人的表情有笑的,有吃惊的,有凝重的。

    “西来还有这样的高手?!”

    “不一定是西来的,或许是路过的。”

    “路过,哪那么多的路过?”

    “好了,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该操心,不管是谁干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可以交差,至于那个做好事不留名的高手,就让上面的人琢磨吧,走了,打包收功!今晚我请客!”

    “得嘞!”

    是夜,西河的某处高档住宅区之中。

    “什么,被杀死了,位置呢?”